banner
冀中骑兵团鼎盛时期
2020-05-02 17:5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壮烈牺牲的冀中骑兵团政治处主任杨经国曾经饱含深情地写下这样的诗句:“我们是来自民间的子弟兵,我们是来自民间的战马”。1941年秋,骑兵团来到饶阳城东滹沱河沿岸,帮助当地老百姓在水毁的荒地上开荒种麦。在这短暂的和平时期,战功卓著的骑兵战士变成了胼手胝足的农民;身经百战的战马变成了汗流浃背的耕马。多才多艺的杨经国看到这一幕,写下了上面的诗句。他还以《几千亩荒地被消灭》为题记述了骑兵团帮助老百姓开荒种麦、搞生产的事迹,在《冀中导报》和《前线报》发表。战时为保卫冀中流血,平时为冀中的百姓出力出汗, 冀中的老百姓和骑兵团结下了深厚的鱼水深情。王林的小说《十八匹战马》就是根据“五一”反扫荡后冀中的老百姓舍命保护冀中骑兵团失散的战马的真实故事改编的。

据《党史纵横》刊载的《燕赵英雄马仁兴》记载,冀中骑兵团前身是国民党40军庞炳勋部骑兵14旅28团,抗战十分坚决,1938年日本侵略军铃木旅团进攻河南周口,28团在团长马仁兴带领下奋起抵抗,马仁兴腿部受伤依然不下火线,顶住了敌人的进攻,最终取得了战役的胜利。 在抗战最艰苦的1941年,28团在中共地下党员、团长马仁兴的带领下率部起义,改编为八路军晋察冀军区骑兵第2团,又称冀中骑兵团。在冀中,骑兵团是军区直属部队,也是首长的王牌,哪里情况紧急,他们就被派往哪里。多少次危急时刻,都是由骑兵团用马刀砍开一条血路掩护机关和群众转移。在根据地人民的心中,冀中骑兵团就是一面胜利的旗帜,有了骑兵团大家就对战胜日军就有信心。

时任深北县三区区小队二班副班长的李健老人曾经目击了5月12日冀中骑兵团沙洼突围时与日军拼马刀的壮烈场面。5月12日晨,他所在的区小队掩护转移的群众奔向深县、武强、饶阳三县交界的大洼方向。当跑到深县院头村东北的大洼时,看到西边离他们两三里路的地方,冀中骑兵团约五、六十骑,正和日军骑兵厮杀。日军狂叫着追赶我骑兵,天上还有敌机向我骑兵轮番投弹、扫射。枪声、爆炸声响成一片,我骑兵好像已陷入绝境。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号令,冀中骑兵团几十匹战马突然拨转马头,挥舞着战刀,呐喊着冲向敌群,同日军骑兵杀在一起,眨眼功夫就把日军的骑兵砍倒10多乘。两军混战在一起,日军的飞机也失灵了。杀了这个漂亮的“回马枪”之后,趁日军骑兵被打得晕头转向之机,我骑兵团战士迅速撤出了战斗。这次战斗,我骑兵表现得特别英勇,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体现了亮剑精神,发挥出较强的战斗意志,同时,也体现出冀中骑兵团虽然是枪骑兵,马上本领也颇为了得,战斗力十分强悍。

据当时冀中区的核心区深县、武强、饶阳、安平四县党史资料记载,1942年“五一”反扫荡开始时,冀中骑兵团左冲右突,从任丘、河间、大城地区插到津浦路,成功跳出了包围圈。但为了牵制敌人,解救被围的机关干部和群众,他们稍做喘息后,又奉命返回深县、武强、饶阳、安平根据地腹地坚持斗争,几经激战损失很大。团长马仁兴为缩小目标,将队伍化整为零,在深(县)安(平)路两侧,穿插在敌据点与县城之间袭扰敌人。 5月11日夜,骑兵团各连集结到武强县沙洼村,准备总结和布置反“扫荡”工作。12日上午9时,日军合围上来。政委汪乃荣受命带领二连进行阻击,其他部队利用交通沟,分别向西南、西北方向突围。这次日军来势汹汹,集结了地面部队数万人,空中配有三架飞机轰炸扫射。突围的部队,除马仁兴带领的三个连未受大的损失外,其他各连,特别是担任阻击任务的二连,人马伤亡很大。

深州市原党史研究室主任、“五一”反扫荡亲历者、年过九旬的离休干部张明为我们讲述了深县北周堡村民王贵经舍命掩护冀中骑兵团指挥员的故事。冀中骑兵团一部在深县北周堡附近被敌机轰炸扫射后,不得不下马分散隐蔽起来, 有一位骑兵团的指挥员是南方人, 就在北周堡东南大洼的麦田里隐蔽着。村民王贵经发现后,把他隐藏到家中的地道里,日军多次包围北周堡搜捕骑兵团失散人员,多人被严刑拷打,共产党员、抗日村长潘炳文等8人被拷打致死,二十余人被抓走。无论敌人如何凶残,群众都一声不吭, 暗下决心, 宁死也不暴露子弟兵。就这样,这位指挥员在王贵经家隐蔽了32 天后归队。

冀中的百姓永远忘不了英雄的冀中骑兵团。在武强、饶阳、深州三县交界的北大洼一带,冀中骑兵团英勇战斗的事迹一直在当地百姓口中流传。“七一”前夕,我们采访了原武强县县长助理范步忠,在他筹建的“五一”反扫荡纪念馆中,他为冀中骑兵团留下了醒目的位置。我们还专门祭扫了冀中骑兵团无名烈士墓,表达了对这些革命烈士深切的崇敬与怀念。 (李永建 赵恺雷)

沙洼突围后,冀中骑兵团副团长宋辅廷带的三连,转战博野、蠡县一带。5月20日左右在蠡县跑曲村与敌遭遇,部队受到了很大的伤亡,团长马仁兴之子马乘风牺牲;6月初的一次战斗中,政委汪乃荣负重伤饮弹自尽;几天后,总支书记高尚勇也在战斗中流尽最后一滴血。参谋长卜云龙和政治处主任杨经国带领的四连,在肃宁和高阳一带多次与敌遭遇,部队损失很大,杨经国壮烈牺牲。冀中骑兵团在数万敌人的“铁壁合围”中,拼死冲杀,硬是用传统的骑兵冲击战术在日军封锁线上撕开一道血的缺口,完成了牵制敌人、掩护冀中区机关和群众突围的任务。但是骑兵团也遭受了重大损失,骑兵团长马仁兴带领的3个连与参谋长卜云龙的四连余部会合后,转移到冀鲁豫根据地,与冀鲁豫军区之骑兵连合编为独立骑兵营,卜云龙任营长,冀中骑兵团的番号自此取消。这支英雄的队伍经历了大小战役无数次,最终为了捍卫民族尊严以血染冀中方式完成了他的使命!

据武强县党史记载,冀中骑兵团参谋黄锐随二连在武强县沙洼一带阻击敌人,部队被冲散后,武强县西北召什村干部把他隐蔽在地道里。第二天,骑兵团侦察排长等20余人与他会合,他们损失了所有的战马,但还有一挺机枪和二十余支长短枪。他们在群众的掩护下开展小部队活动,坚持斗争,打击敌人,后成功突围找到了大部队。就这样,骑兵团的失散战士们在群众的舍命掩护下闯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险关后归队,为骑兵团留下了宝贵的种子。

骑兵是高贵的兵种,也是牺牲极大的兵种。冀中骑兵团原团长、时任西满纵队独立一师师长的马仁兴在1947年4月解放四平的战斗中牺牲,是我军在解放战争中牺牲的为数不多的师级干部之一。骑兵团的其他指挥员也多数在“五一”反扫荡中牺牲,这使得冀中骑兵团的光辉战史大多湮没在历史长河中,至今没有一部系统的冀中骑兵团战史。我们只能从党史、军史记载和存世极少的知情人回忆录中,追寻冀中骑兵团的吉光片羽。

中国经济网衡水6月23日讯 “快快地跳上战马,挥动着皮鞭,带着战斗的心,勇敢地冲向前,翻过高山,越过平原,赶上最前线,侦察警戒,步步留心,来到敌后方,打击敌人进攻,保卫边疆,勇敢无敌的,勇敢无敌的,我们的铁骑兵!”这是抗战时期流行在冀中地区的一首抗战歌曲,名叫《我们的铁骑兵》,描写的就是抗日战争时期转战在冀中平原的冀中骑兵团战士。

冀中骑兵团夜袭安平县城堪称骑兵战斗中的范例。据军史记载,1942年1月,为配合藁(城)、正(定)、新(乐)、无(极)战役,阻止日军修筑深(县)安(平)公路,冀中军区骑兵团决定攻克安平县城。8日19时许,骑兵团长途奔袭抵达安平城东7.5公里之长屯村,将马置于该村,徒步继续前进。12时许,骑兵团先头部队秘密到达城下,随即越沟登城,迅速歼灭东城门楼日伪军,主力部队遂即入城,乘日伪军惊慌失措,激战数小时,歼其大部,即主动撤出战斗,此战,救出民夫500余人,解救出被捕抗日人员100余人,缴获了大量军用物资,迟滞了日军的修路计划,创造了骑兵单独攻坚克城范例。从冀中骑兵团攻克安平县城时娴熟的战术动作来看,冀中骑兵团是一支典型的枪骑兵,这也与八路军战史记载相符。枪骑兵有别于用马刀冲锋的方式杀伤敌人的轻骑兵,主要战术动作是乘马长途奔袭,下马隐蔽马匹并分兵看守,快速步行接敌解决战斗,战斗结束后迅速撤离,相当于现代的快速机动部队。据《冀中党史大事记》记载,冀中骑兵团鼎盛时期,发展到1200人,战马1300匹,步枪700余支,轻机枪20挺,“八二”迫击炮两门,是一支令日军闻风丧胆的战斗力量。《吕正操回忆录》中也专门提到:“骑兵团战斗在冀中平原,穿插于平汉铁路线之间,采取了长途奔袭、迂回包抄等战术打击日军的侵略,共作战50余次。比较突出的成功战例有夜袭安平县城等。此外,骑兵团还完成了运输物资、护送领导机关过敌封锁线和帮助群众生产等项任务。在坚持冀中平原游击战争中,曾显示了它的威力和作用。”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3kmould.cn蓝月亮综合资料大全_正版蓝月亮免费资料_蓝月亮论坛资料大全_蓝月亮免费资枓大全版权所有